客服电话:18967810285
客服Q Q:1952877012
品牌
推荐
全部课程分类
学习
语言培训
幼儿早教
中小学辅导
学历教育
工作
电脑培训
资格认证
管理培训
职业技能
生活
少儿艺术
文体爱好
留学服务
生活技能
关注农村儿童发展这五个数据不可忽视

  编者按:中国中西部连片贫困地区有4000万贫困儿童,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留守儿童。他们从小就很少得到父母的关爱、不能接受良好的教育,甚至面临着虐待、单亲家庭、校园欺凌等诸多负面体验。如何帮助这些孩子像同龄人一样接受良好的教育,有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在1月10日举办的“好未来企业社会责任报告暨希望在线教育平台上线”发布会上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卢迈发表了主题演讲,卢迈介绍,在儿童发展的过程中要注重0到3岁的孩子脑发育最快,孩子暴露在六至七个危险因素中时有90%至100%的可能性其发育将受阻,童年期有七至八次严重的负面体验成人阶段心脏病的发病率是普通人三倍等五个数据。他认为儿童发展是消除贫困、促进社会公平的根本途径,全社会要更多的关注贫困地区的儿童,这是消除贫困的根本途径。

  搜狐教育《智见》独家整理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以下为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卢迈演讲(有删减):

  中国社会的不公平程度非常严重,在1980年,中国的基尼系数只有0.2,但是此后迅速扩大,最高的时候达到0.49,在2015年时有所回落,但仍然维持在0.46。这样的社会不公平程度比俄罗斯、印度、美国还要严重。我们我们在关注经济等方面试验的同时还要重视教育,尤其是儿童早期的发展。从上个世纪90年代起,人们开始重视大脑发育过程的重要影响,其中这五个方面的数据值得注意:

  第一是关于大脑的神经元细胞,当孩子出生的时候就有140亿到150亿个脑细胞,大脑的重量大约在390克左右,到三岁的时候会达到1200克,这个过程中神经元在疯长,如果有充分的营养有早期教育的刺激就能成长得很好。

  研究发现,大脑发育完全的孩子大脑内部更丰满,神经元的连接也更充分。例如,罗马尼亚孤儿院孩子的大脑的成像,神经元连接就少的多,这说明孤儿院的儿童在受到了忽视和虐待后的大脑空白区会多余正常的儿童。

  第二是在小孩出生后18个月开始学会说话,此后差距就开始逐渐的变得明显。美国一项调查显示,在孩子36个月的时候,接受福利救济的家庭的孩子会用300-400个词汇,工薪家庭的孩子有500-600个词汇,受过大学教育的父母孩子的词汇量大概是1000-1200个。我们做测试也发现城里的孩子词汇量远比农村孩子的词汇量要多很多。

  第三,当孩子暴露在六至七个危险因素中时,有90%至100%的可能性其发育将受阻。贫困、看护者精神疾病、虐待儿童、单亲家庭等都是这方面的危险因素。

  第四,当童年期有七至八次严重的负面体验时,成人阶段心脏病的发病率是对照组的三倍。也就是说早期的养育状况不仅关系到早期的智力和心智,而且直接关系到成年后的身体健康。不良经历不仅会对学生学习、生活等各方面产生影响,而且会增加各种疾病的患病风险,甚至产生很多社会问题。

  最后,美国多项试验表明,儿童早期项目的投入所取得的社会回报和个人回报加起来是最高的。Perry Preschool的实验追踪儿童40年,发现儿童早期项目一美元的投入可以获得9.2美元的回报,比股市和其他方面的投资更有效。

  中国的情况是怎么样的?我们除了关注城市的儿童,更要关注底层20%的学生。那么中国底层20%儿童的状况是怎么样的?其实他们的状况非常令人担忧。

  不同地区的儿童发育水平差距非常大。通过EHCI指数(EHCI指数对欧洲35个国家的医疗体系进行评比,考察范围覆盖治疗结果、疾病预防和制药水平等重要指标)来看,云南寻甸县的儿童总分达到0.33,上海是0.73。云南寻甸的儿童差在哪呢?差在社交情绪上,而这会影响到他们终身的发展。

  我们在看社会不公平的程度时,直接的影响因素是贫困中收入的代际传递。北欧的数据显示,父亲一代和子女一代的收入一致性是0.20,即父亲收入高孩子收入也高的可能性是20%。美国是0.48,父母收入高子女有一半的可能性收入高。中国是0.60,也就中国父亲收入很低的话,孩子有60%的可能性也是低收入人群。当然这些孩子有可能上北大、清华改变命运,但绝大部分的可能性是早期确定下来的。这种情也跟教育状况有关。

  现在说实现教育公平,财政向西部地区倾斜,很多是口头上的承诺,教育的很大一部分经费是来自于地方财政。广东、深圳等地教师平均财政要负担的是一个学生一年两万多元。而在西部农村地区只有5700块钱。这种情况靠中央的转移支付能解决吗?我觉得根本做不到。

  为了促进社会公平,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也开展了一些试验,我们瞄准的目标是社会底层20%的儿童,怎么让他们得到良好的早期养育?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关注两个方面,五个阶段。两个方面一个是营养,一个是教育;五个阶段是从孕期开始,一直到就业。例如“妈妈学校”在青海乐都试验后效果非常好。“慧育中国”是0到3岁的早期养育事业,在诺贝尔奖获得者,芝加哥大学的Heckman教授的指导下开展的,采用了国际上先进的教材本土化以后的试验。甘肃华池县七百多个孩子参加了养育试验,根据Denver II(上海市小儿发育筛查量表II)和上海的儿童比较,实验前华池和上海的数据非常大,上海的孩子疑似不正常和不正常的概率低于10%,而在华池这个数字要超过60%,这个比例是让人觉得触目惊心的。经过十个月这样的干预试验,情况有明显的好转。

  还有山村幼儿园项目,从2009年开始到现在资助了1100个山村幼儿园,在南疆当地政府要普及这种方式,让孩子从小就受到双语的教育。数据显示在语言上,山村幼儿园已经达到4.97,县城幼儿园是5.55,而没有受到任何教育的是2.67。我不奢望说农村的孩子跟上海孩子一样,但我们希望改善他们的状况,使他们能够缩小差距。

  我们国家中等职业教育大概有一万所学校,1700万左右的学生,90%是农村的孩子。这些孩子在考高中的时候,他们是“失败者”,成绩在200到400分。但是如果经过良好的教育,他们可以成为有用之才,中等职业教育“赢未来”计划为他们培训技能,培养健康向上,积极阳光的技能型人才。

  通过搬迁、移民、给予生产资料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不能打破代际贫困的循环。我在这里呼吁全社会要更多的关注贫困地区的儿童,这是消除贫困的根本途径。